對動畫了解得越多,能一起聊動畫的人就越少

我認識一位在日繪制新番的原畫朋友,我很早就認識他了,在他還沒有去日本制作動畫之前。最近我發現,他跟我聊動畫,已經很少聊到個人興趣的問題了。

一般來說,我如果和你們聊動畫,我肯定會說,我喜歡哪部動畫,哪部新番,哪個橋段,哪個角色,或者哪句臺詞。但是我開始從他口中了解日本動畫,原畫、動畫方面的知識之后這么1年的時間,我覺得,能從他口中得知他從興趣角度涉及的動畫方面的話題是越來越少。

而當我問到他關于這方面的問題的時候,他只給我一個答復,就是,“因為職業病,我已經沒法愉快的看動畫新番了,因為自己在畫動畫的時候,已經把自己的興趣,全部燃燒了?!?/p>

對動畫了解得越多,能一起聊動畫的人就越少

聽完他的話語,我起初多少覺得有些寂寞。我覺得是不是,他對動畫沒有我那種激情和興趣了。

聽說他在日本,雙休經常需要加班,每天想的只有畫畫,原畫師的負擔很大我在自己的文章中已經多次提及,并且原畫師的待遇也很低,如果能做到一個“大佬”級別的作畫監督,也許會有公司愿意以固定月薪的形式來“拘束”,不過絕大多數的原畫師,都沒有這樣的待遇,不得不接更多的單,畫更多的畫。

對動畫了解得越多,能一起聊動畫的人就越少

他對動畫的態度非常純粹,他只去了解自己感興趣的部分,并不會像一些自媒體的“動漫高手”那樣,制作動畫的哪一塊都給你解析個透,也不會去考慮自己達不到的境地,例如不會給你吹那些大手畫師的畫技畫法,哪個總作監多么多么牛逼,這些有的沒的,他都不愿意給我說,因為他很坦白,說自己到不了那種境界,也不會想這么多,只是做好手頭的工作,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對動畫了解得越多,能一起聊動畫的人就越少

不過和他聊動畫,確實能夠感受到一種業內的專業,卻避開個人主觀的觀點,盡可能只說自己知道的,所以也顯得很寡欲……

我個人是覺得,他對動畫的熱情全部獻給了制作,觀看的時候,只會多去注重作畫的部分,卻很少有自己的空間。

對動畫了解得越多,能一起聊動畫的人就越少

再來說說我吧,我自己的感受,4年前,我還沒做這個號的時候,和在座的各位一樣,只是一名看客,很普通的追著新番,還沒有去了解業界啊,沒有去了解作畫啊,那是因為興趣的層面還是淺層的,就像一個每周愿意花2個小時玩一次電動,但不愿意每天都花2-3個小時在電動里的游戲玩家,“輕玩家”,大致就是這種感覺,2-3年前,看動畫是自己的一大興趣,也可能是最主要的興趣,但不會用全部的時間投入在這里面。

但如今的我,看動畫已經不是興趣,而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得去了解動畫,來完善我的寫作,我得看新番去尋找做視頻的題材,我得參考豆瓣那些別人的評價,來完善我的觀點……我得看Anitama這樣的視頻,來了解更加專業的情報,去完善我對動畫的認識。

不僅僅是為了完成自己的工作,更是因為,我有興趣。了解得更多后,我對動畫的認知不同了,理解不同了,知道了動畫制作背后的艱辛,我懂得尊重動畫的制作者們,知道了作畫的魅力,我覺得動畫值得一看的魅力更多了,甚至可以消除一些偏見,從不同的點去了解自己喜歡的作品,簡直是打開了新的世界……

對動畫了解得越多,能一起聊動畫的人就越少

但是,逐漸的,我也發現,能和自己對等的聊動畫的朋友,越來越少了,初中高中一起看“死火?!钡哪切┡笥?,當年能把《死神》《火影》《柯南》《海賊王》這些“民工漫”聊得這么歡樂的同學,居然不香了……我想把《京吹》這么完美的作品推薦給他們,也難以理解到其中的精髓,我發現,當你知道的多了,身邊能理解你所體會的樂趣的人,也會如同被困在金字塔中一樣,被分開。

對動畫了解得越多,能一起聊動畫的人就越少

就像很多人,不理解我買光碟收藏,我一直是認為,對動畫的愛到一個程度,自然而然會掏錢為喜歡的作品買單的。那些“白嫖”的人,是不會理解的,可能他們一樣需要看動畫,但心境不夠高。

這種說法并不是我單方面的想法,我曾經去過一個片源的群,那里的人很多都是自掏腰包購買動畫光碟做分享的人,有的甚至自己租服務器來分享動畫片源……我覺得那個群的很多人,和我那時候對動畫的理解,是很接近的,也更容易找到可以聊在一起的人。

但是,這樣的人,畢竟是少的,而隨著你對動畫的理解和喜歡的程度的增加,這樣的人只會在你身邊越來越少。就好像一個職業攝影師,你一個路人小白去跟他吹,手機拍照有多么多么牛B,當他掏出自己的全畫幅相機的時候,也只會對你微微一笑,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不是優越感,而是一種,孤寂。

對動畫了解得越多,能一起聊動畫的人就越少

就像NBHT的直播,他對作畫的講解可能不算很深入,但也有一定的門檻,要是你一上來連最基礎的作畫知識都不認同,比如上來就說手繪動畫“幀數高”的話,他也是不會照顧到那些觀眾,他覺得這樣觀眾也不是他節目的受眾,也沒有意義多花時間去糾正別人的觀點……這并不是他突出自己的優越感,而是能和他從同一個平面去感受動畫樂趣的人,已經是金字塔的頂尖,被自動濾掉了很多人……

而根據這個邏輯,像他這樣的頂尖作畫愛好者,能夠和他對動畫有同一個層次的理解的同好,只會更少,那么能從動畫中獲得的樂趣,也只有他自己能體會到,即便他很謙虛的給自己定義成,“只懂動畫的10%”,但就這10%,也已經是金字塔的頂尖……

再回到我的原畫師朋友的話題,我才發現,原來不是他不跟我說興趣的部分,而是他在說作畫的時候已經是他興趣的部分,對作畫不夠了解的人是我,跟不上他的話題的人是我,不是他對動畫沒有興趣,而是我還沒有到達他對動畫理解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