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獲獎專訪給大家帶來的是――來自首屆東布洲國際動畫展暨第八屆中國獨立動畫電影論壇的實驗動畫獎獲獎作品――邵瑋純的《那時我們四個人》。實驗動畫獎用于鼓勵最具實驗和探索性的動畫作品?!赌菚r我們四個人》的獲獎理由是,“它是一部典型的意識流實驗影像,情感細膩、想象豐富自由、形態變化多樣。在現實和想象、個人和社會、抽象和具象之間自由穿梭,在色調運用和敘事方式上非常出色?!?/p>

獲獎作品簡介

穿梭于夢境與現實――《那時我們四個人》

房間里,有四個人。

獲獎人簡介

穿梭于夢境與現實――《那時我們四個人》

邵瑋純

1994年出生于中國杭州。

2019年碩士畢業于南加利福利亞大學,獲得純藝術專業研究生。

工作于獨立動畫人,現工作生活于洛杉磯。

點擊觀看

實驗動畫獎獲獎作品――邵瑋純《那時我們四個人》正片

獲獎人專訪

CIAFF:你創作的靈感是源自哪里呢?

邵瑋純:基本上是我做的夢。我夢見我和其他三個人一起、在一個房間里,嘗試解開一件死亡事件,夢里更像是一個推理故事。我們每個人都分享一段記憶,而記憶是重疊的,好像我們是一體的,不過誰都不太確定,或者不愿意承認,每個人都很害怕又很好奇。這個夢奠定了片子的結構,以及最后終于無解。做片子的那一年我外公去世了,在我看來好像現實與夢境被死亡這個符號連接起來了。然后就又發展成了用夢境畫面來講述一段現實,于是我又集結了幾件我記憶中印象深刻的事:比如被電暖氣燙傷、在幾層夢中醒不過來,同樣用做的夢表現出來,最后就自然發展成嘗試從各種我感到情緒比較強烈的時刻汲取靈感,保持著一段距離審視、讓夢境與現實互為倒影類似的目的?(笑)

CIAFF:這部影片給人感覺有很強烈的情緒沖撞但是又讓人捉摸不透,那么你通過這部影片最想表達給觀眾的是什么呢?

邵瑋純:首先想呈現一段穿梭于夢境與現實的經歷,以及就是類似拋出一個問題吧。這個問題我自己也沒有答案,但是我想總之先問了,問題是很重要的,或許在做這部片的過程中我可以或者觀眾可以找到他們所認為的答案?不過沒找到也沒關系,也不是最重要的,好像就是有這樣意識模糊的時刻。我個人總是在關注情感表達,情緒強烈的短暫片段比較吸引我、讓我印象深刻,所以我可能無法呈現一個起承轉合俱全的故事,但是希望能以情緒來與觀眾建立連接。就算沒有一模一樣的經歷,情感也可以是相通的。我想通過片子表達我、能映射觀眾,通過觀眾又映射回我,一種迂回地拉近距離的嘗試吧。矛盾、混亂也是其中一部分,如果觀眾感受到了也許就算是成功了?主要是一次探索,希望可以有各種可能。

CIAFF:這部影片中能看出你綜合應用了很多制作手法,包括手繪、實拍、3d等等。你能講一講在制作方面你都做了哪些事情嗎?

邵瑋純:大部分鏡頭是先在Cinema 4D里面渲染3D的部分,主要是桌椅、門那種,然后在那之上畫2D手繪的角色。很多背景是用丙烯在紙上或者玻璃上畫的,也用了沙子或者粉筆在玻璃上、下面隔層綠紙當綠幕,后期再疊加。也有很多快樂的意外,比如意外把濕巾放在藍色彩紙上,紙上留下了褪色的斑點,或者就是廢棄堆里翻到棉花,就拿來拍。也畫了大幅的抽象畫,在鏡頭下面一邊移一邊拍這樣。也稍微嘗試了家用絲網印制做那個一秒鐘類似煙花爆炸的鏡頭,花挺久的。中間黑白那一段是拍了實拍,打印出來在上面畫,再拍回去。最后都在AE里后期改色加效果。

穿梭于夢境與現實――《那時我們四個人》

CIAFF:你是如何確定你的畫面風格的呢?

邵瑋純:好像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角色風格好像一直是這樣的,比較穩固地想要保持這些特點。最一開始我是做2D,但是不會畫背景,也一直不太寫實,所以用拼貼素材或者幾何圖案。后來學了3D以后開始嘗試2D角色+3D背景,花了兩次嘗試,一度感覺兩者之間距離太遠,好像不存在于一個世界。后來開始用相近的色調、線條或者質地來拉近不同媒介之間的距離,至少我自己還挺喜歡的,在這個片里就開始嘗試結合一些傳統媒介,也致力于運用鮮明的顏色來強調夢境的腔調。主要是在迎合比較超現實的主題的前提下,畫面上探索混合媒介的各種可能性。

CIAFF:實驗動畫短片的創作中,故事板的創作一直是一個難點。在這方面你有什么心得或者經驗可以與大家分享的嗎?

邵瑋純:我個人的故事板潦草得就我看得懂,不是一件好事,不過實驗動畫的故事板應該相對來說可以更自由且更多可能性吧。也不一定用畫的,我因為很不會畫草稿,所以會用3D或者找圖片來拼接。主要是為了確定氛圍,有的時候拼著發現這樣也可以,或者之前沒想到。感覺色彩、結構,或者比較抽象的成分也是很可以表達情緒的,或者就是確定一個角度也很有幫助??傊驗楣适掳迨窍驅?,對我來說它比較重要的目的感覺應該是確認時間的流動,為了區分出比較突兀的跳躍部分以及相對靜止的鏡頭這類的;我想可能對于每個實驗動畫作者來說應該都有它不同的主要目的吧,就是為了達到目的采取相應手段就對了,可能不一定需要遵照某種模板,這樣會有點幫助嗎?

CIAFF:嗯嗯,有幫助的(笑)。你整個創作過程經歷了多長時間呢?你認為整個創作過程中最困難的是哪個部分?

邵瑋純:整個創作時間大概一年,制作大概八九個月,前三個月在前期。感覺最困難的部分就是因為在概念以及畫面上做了些(對我來說)新的嘗試,所以永遠不知道這么干是不是正確的。一邊覺得要做最自我的表達,一邊覺得也許自我并非最重要的,也許應該舍棄一部分,在尋求與他人的共鳴中尋找一種平衡?;蛘呶腋杏X有一些我不太喜歡的關于我自己的部分,會很誠實地展現在片子里,讓我想要回避??傊泻芏嗝芤约白晕覒岩傻臅r刻,大部分時間里處于“這東西到底重要嗎?”的疑問之中,感覺做完了也還在問,可能就是無法避免的。如果聽別人說“看不懂”,或者說我故意保持距離,就很容易動搖。不過最終還是選擇悶聲不響地堅持己見,不管對不對了……(笑)

穿梭于夢境與現實――《那時我們四個人》

CIAFF:在前期準備過程中你有參考哪些對創作有幫助的資料嗎?

邵瑋純:我嘗試在各種非動畫領域尋找資料,可能是為了跳出一些典型動畫表達思維。主要在看電影,然后看畫家畫冊、海報設計合集和沒有什么對白主要靠畫面交流的漫畫,然后我訂了一個每月送一本不同小眾雜志過來的服務,涉及的范圍挺廣的,有些我平時不會去關注的類別。另外就是在網上收藏電影或者雜志截圖什么的。感覺這些也許并沒有對片子產生直接的影響,而是比較潛移默化的?有的時候就是讓我覺得畫面完全靜止也可以,或者可以一直轉,類似這樣的影響。

CIAFF:創作中有卡住的時候嗎?你是怎么克服的?

邵瑋純:最終的成片和最開始的故事板還是有很大不同的,有些部分完全改了,而很多新的想法是制作過程中才出現的,確實那個時候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如果不行就拿以前的想法上了。因為是畢業設計,有死線,不過也是一件好事,總之首要目的是要做完吧,就必須推著自己前進了。我會有比較確定的幾個場景,有些當時就覺得有些勉強,總之先把確定的部分先做了,感覺不太好的就先放一邊??朔姆椒赡苁遣粐L試用力去想,不太管它,然后開放一下思路全盤接收夢里(主要針對我)或者周圍給出的信號,專注于情緒強烈的時刻,在某一時刻就出現一些可以接受的想法。我感覺被我說得有點玄乎,《悲傷與理智》里面有一篇寫得比較具體的“創造機會迎接偶然現象降臨”,我想可能是要保持對這種“偶然降臨現象”的敏感度吧。

CIAFF:談一談創作過程中對你有幫助的人或者事情,好嗎?

邵瑋純:我的導師Kathy Smith,感覺與我還挺同步的教授/動畫作者。她也主要做夢境相關的作品,所以還挺一拍即合的。她對自己夢的理解也給了我啟發,也有很多與我不同的地方,感覺每個人的夢品種都不太一樣的。她同時開了一節專門探討夢的課,讓我們找夢與現實互相影響的蛛絲馬跡。某種意義上這種方式幫我確定了這部片的走向,讓它變成了意識與非意識的相輔相成。她也很會理清概念,因為我主要憑感覺做事,所以很多時候我無法理清或者說明白我自己或者片子的思路,做了但不知道為什么,但是和她討論后就會比較清晰,同時我也發現我有意識地朝著我認可的概念去靠攏,這些討論都在不斷地重塑這個片子。另外總體來說,就是收到了很大的支持,讓我覺得可能也會有類似的觀眾吧。

穿梭于夢境與現實――《那時我們四個人》

CIAFF:你目前在做什么?未來有什么打算?會繼續從事動畫嗎?

邵瑋純:我目前就是接項目,類別比較雜,啥都干,2D或3D的都有,有些就是比較我的風格,做MV就很開心。項目中間就是做下一個片,或者去駐地,目前去了兩次為期一個月的,在東部,也申請了一些在其他國家的。下一個片是關于兩個角色以及一個無處不在的爆炸的,不過感覺因為斷斷續續地做,可能還要花挺久。未來希望能有更多和他人合作的機會,以及有機會給不同場景做動畫,比如劇院。會一直做動畫。

CIAFF:謝謝你了,我們的采訪就到這里啦!

穿梭于夢境與現實――《那時我們四個人》

穿梭于夢境與現實――《那時我們四個人》

主辦

東布洲國際動畫展組委會

中國獨立動畫電影論壇組委會

-獨立思考,趣味表達-